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评论还有多少南霸天生活在法治真空

2019年07月01日 栏目:体育

评论:还有多少“南霸天”生活在法治真空2012年6月,河北省泊头市侯落鸭村村民郑潮军因用铁镐打死村长侯志强被判刑8年。今年,96名村民联

  评论:还有多少“南霸天”生活在法治真空

  2012年6月,河北省泊头市侯落鸭村村民郑潮军因用铁镐打死村长侯志强被判刑8年。今年,96名村民联名上书河北省高院,要求释放郑潮军。村民称,侯志强是个恶人,除了殴打敲诈村民,还用暴力威慑村主任选举。河北高院驳回了申诉。(7月13日《新京报》)

  通过暴力来解决各种问题,并通过威胁选民的方式当选村主任,当选村主任后继续欺压百姓……这样的蛮荒,让人还以为生活在茹毛饮血的时代。当其被郑潮军打死后,96名村民联合上书,通过这样的联名书,可以传达民意的指向——这件事情的是是非非,民意站在那一边显而易见。

  倒了一个“南霸天”,不是审视此事的终点。在当前的乡村社会里,还有多少“南霸天”?近的一个案例,便是山东东平的性侵案,一个“上头打了招呼”,不少女子就遭遇性侵而得不到应有的正义。即便家属们请求警方解决,也只能得到“女孩是自愿”的结论。东平性侵案中,没有“愤怒的村民”,所以“南霸天”们还继续逍遥着,这样的现实,显然让人难以接受。

  这些“南霸天”们的存在,不过是乡村法治疲软的缩影。中国传统社会的秩序是熟人社会,而在乡村社会里,这种“熟人关系”的脉络,一直沿袭至今。这样的关系往往盘根错节,足以让乡村社会成了法治的真空地带,一些有各种关系的人,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既然如今的一些乡村还处于法律的真空地带,那就需要更上一级的监管部门及时发现违法的地方,也需要全社会的共同监督,让基层违法之事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与此同时,各地也应加强对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法律宣传教育,且这不能“走过场”,而必须照进现实。唯有法律的阳光照进乡村的每一个角落,让法律信仰成为每一个人的习惯,“南霸天”们才没有生存的土壤与空间。龙敏飞

  原标题:评论:还有多少“南霸天”生活在法治真空

  稿源:中国

  作者:

小程序工具
要想使用微盟微商城需要做哪些
微信小程序申请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