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人大教授我在大學看到了中小學殘暴競爭的后

2019年05月03日 栏目:体育

我們的孩子在中小學時就背負沉重的壓力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带着她即将参加中考的女儿来看我。与孩子聊起来,才知道,他们的课业太沉重了,以致没有时

我們的孩子在中小學時就背負沉重的壓力

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带着她即将参加中考的女儿来看我。与孩子聊起来,才知道,他们的课业太沉重了,以致没有时间做自己喜欢做或想做的事。这个小姑娘无法想象,世界上竟然有不用“去死记硬背大量的公式和定理”的地方!有鼓励孩子们给总统决策提意见的地方!

同学的女儿使我开始思考我们今天的教育。他们拥有的天地太狭窄了,他们离课堂外那个精彩的世界也太遥远了。

我们为什么只的视野、思惟乃至行为的准则限制在如此狭窄的教科书、课堂和校园之中?我真是担心,在这样的禁锢之下,让孩子们为了几门课程的考分而耗尽他们能量无命,其结果恐怕不止是让孩子失去学习的兴趣,更可怕的是造成了孩子们狭隘的眼界和心胸。

一个孩子比身边的同学高出几分都会遭到奖励,以至于他们可以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这些为今天的考题活着的孩子们在人类明天的文明进程中会居于甚么位置?

我们真的必须剥夺孩子们的轻松和快乐,真的必须让他们与精彩的现实世界隔绝开来,才能使他们成才吗?

我在大学看到了中小学残酷竞争的后果

美国教育学界提出一个概念,他们认为,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如果出现“提前兴奋”,那会对以后他们的成极其不良的后果。直接导致的可能就是他们厌学情绪。

几年后,我在中国的的大学中看到了这种束缚孩子天性的应试教育的后果。我2003年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学院任教。我看过我们学校状态进行的调查,有部对老师布置的难度高的作业表示不满,对老师要求阅读的文献敷衍了事。课堂上无论是上午的课还是下午的课,总是有一无精打采,甚至埋头睡觉在课堂上的怠惰,肯定是多方面的原因导致的。

这些孩子都是在中学比较,他们在中学(甚至是以小学的奋斗为基础)近乎残酷的学习竞争、同类拼杀中脱颖而出,进入所谓的好大学。此时,他们会觉中难达及的目标已经实现。在经历初中和高中至少6年强大的心理的重压之后,他们普遍疲惫不堪,甚至身心损伤。

别说我们的教育没有让孩子们对自己进行过前瞻、思考和设计,就是有这种设计,孩子们也未必能够聚集起向更高目标前进的身心能量。

我看到,我们需要完成的课程数量,比美国的要多。但是,我们的实际上触及的知识范围、掌握的知识总量和美国的相比有重大差距。

我在我的课堂上做过统计,一样一个学期的一门课程,美的浏览数量是中的五倍以上。如果按照一大学期间要学习50至60门课程计算,我们要少浏览多少东西?

美国大学是主张教师保持自己的教学个性的。但是,他们控制教学质量的标准:一是保在专业领域的阅读范围和数量,2是作业环节严格要求。

我们在学习时,基本是浏览一本教材,完全是中学的学习模式。我曾经在我的采访写作课程上们介绍国内外同类课程的多部教材,们浏览之后再选择购买。我一是觉得必须开的视野,二是怕有任何负担。没有想到,那一对我的课程评价中,1提出意见:老师不指定教材。学校教务处按照严格的工作规范,让我书面回答。我真是纳闷:我们的孩子们真是当得到自由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呼吸吗?

我特别吃惊的是,认真有老师布置大量的阅读时们会抱怨,当老师试图组织讨论时们会沉默。如果老师要求严格,就可能致使在学校组织对教师授课的评价调查中得分下降。这样一来,就在教师之间渐渐达成一种相互“宽容”的默契。

问题永远是复杂缘由的集成。但是全部教育过程的缺陷,难道不值得我们正视和反思吗?

(作者:高钢,中国人民大学学院教授;本文来源:《遭受美国教育》)

(原题为:《人大教授: 我在大学看到了中小学残暴竞争的后果》)

(高钢/中国教育)

南京脑瘫医院咨询
黄豆可以治高血压吗
苏州小儿脑瘫康复中心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