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纨绔邪皇 三五四章 勾魂夺命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教育

纨绔邪皇 三五四章 勾魂夺命“凤凰真火?”嬴弃疾的声音微滞,随后又转为遗憾叹息:“可惜,可惜!他们终还是漏算了,你除了本命之器挡灾

纨绔邪皇 三五四章 勾魂夺命

“凤凰真火?”

嬴弃疾的声音微滞,随后又转为遗憾叹息:“可惜,可惜!他们终还是漏算了,你除了本命之器挡灾消劫,竟还有凤凰真火恢复元身。可嬴冲啊嬴冲,你别以为这离别钩,就这么容易应付——”

嬴冲眉头一挑,斜目看向了云真子。他没听说过离别钩,可这家伙既然能认得邪樱枪,那也多半能知这离别钩的详细。

云真子也不负他所望,当即就凝声解答:“离别钩,乃是昔年欧冶子与一位术法高人合炼之器。能够钩人性命,无论强弱,无论修为,无视场合,都能一钩断魂。只是使用此器,需要一定代价,修为至少要不逊于天位,且需在壮年之前,先赔上自家性命。此物凶名赫赫,自春秋以来,已有至少十九位国主,四十八位能臣名将,死于此钩,”

说话之时,云真子的目光又转向了那枚青符:“此物发动,也需条件,除了人与钩,必须在一千里距离之内,那使用离别钩之人,也必须与钩夺性命的对象,亲身接触不可。只是他们,以这符替代了。”

——当嬴弃疾带着这枚玉符,进入这座帅帐开始,国公他便难免此劫。

“原来如此

!”

嬴冲心想方才自己受伤那一幕,确是毫无所觉。没有半点征兆,他的脖颈处就被斩断近半。错非是有‘浑天塔’为他挡劫消灾,此刻或已被一刀断头;再如没有凤凰真火,他现在也必身负重伤。

离别钩的这种能耐,真是骇人听闻,这已近乎近乎于咒法了。

正这般思索着,嬴冲就又眉头再皱。此时他的脖颈处,竟又有一道血痕裂开。

那伤口不深,可却在往深处扩散,过程缓慢,却坚定不移。

“意外是么?然而你以为什么是圣器?能为常物所不能为,才能称圣!对方既已付出代价,离别钩就必定不死不休,除非你真正死去,”

嬴弃疾继续冷笑,可那声音却越来越是衰弱,至寂不可闻:“可我知这离别钩,只怕还奈何不得你。你这次若真能侥幸活下来,那就去宰了太庙嬴高,汝母之亡——”

嬴冲默然,看着嬴弃疾一点声息消失,甚至来不及将遗言说完。

太庙嬴高?那不但是太庙的主祭,更是当朝大宗正,管理所有皇族宗室与外戚勋贵之人。也是天圣帝,如今重要的后盾之一。

这嬴弃疾莫非是想说,他母亲之死,也与那嬴高有关?

嬴冲半信半疑,对于嬴弃疾之言,他不敢信,也不敢置如罔闻。太庙嬴高德高望重,是朝中公认有厚德之人,嬴冲不敢冒犯。可他只是让人查探一番究竟的话,倒也无妨。

随即嬴冲又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目中略现忧容。他这倒不是担心自己,有凤凰真火在,自己这次或有些麻烦,却不会有性命之忧。

可这离别钩之能,实在可怖,几乎防无可防。

“似离别钩这样的圣器,限制诸多。那钩命异能,每年亦只能使用一次而已。且真要是那么好用的话,天圣帝他也不会活到现在。”

云真子看出嬴冲心绪,又笑着解释:“且这钩命异能东西既然对你用了,那么在主公你寿终正寝之前,此器必无暇他顾的。此外这钩,也不能不化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

嬴冲顿时心中一松,也笑了起来:“也就是说,本公如今,只需将这离别钩的方位找出来,就可化解此劫?记得你之前说那东西,必须在一千里范围内?”

他刚才担忧的,就是天庭对他下手无果后,把目标转向他亲近之人。否则他如今帐下,真不知还能有几人存活。

可听了云真子的言语,他胸中的忌惮,却立时纾解八成。

一千里距离,这个范围确实大了些。然而这世间,多的是玄功奇术。那离别钩既然对他使用了,就必定会留下痕迹。寻其方位,应当不难。

现在的天庭,也没实力保住这东西。

也就在这时,嬴冲终于感觉到了邪樱枪的异样。原本这枪是银白颜色,可此时却化为殷红。且在微微震颤,竟好似消化不良一般,在打着‘饱嗝’。

嬴冲毫不觉意外,那嬴弃疾之前虽历经大战,可一身血元精气,仍可抵得至少十二位权天妖王。尽管质方面略有不如,那量却是真正浑厚如海,

且那尊血甲,同样被嬴弃疾以血元大法强化过,甲内藏蕴的血气,不逊色于嬴弃疾的本体。

——这就相当于二十多位权天级的气血精元,邪樱枪不被撑住才怪!毕竟此器,还未恢复到全盛之时。

摇了摇头,嬴冲尝试着把真元灌注进去,助这邪樱炼化血气。同时将一丝神念,探入到了邪樱枪的核心之内。

随后他就见那‘任务面板’中,竟有着好几条全新的信息显出。

真传任务六——汝虽有鼎新之志,却无革命之力。欲鼎革天下,不可不无羽翼。需招揽部从,经营势力,以待天时!得四万八千人之军,战将二十四员,可奖励大天位境与中天位境人仙战将各一人,或将小天位境英灵战将,升至乾天。

还有另一个真传任务六——汝虽有鼎新之志,却无革命之力。欲鼎革天下,不可不无羽翼。需招揽部从,经营势力,以待天时!得九万六千人之军,战将四十八员,可奖励大天位境二人,或将两位中天位境英灵战将,升至乾天。

这两个任务,赫然都是已完成的状态,可以直接领取奖励了。

嬴冲心想这真传任务六,果然是无需自己直属之军。那些附庸于他的势力,也同样可以算入进去。

否则只以他麾下的直属部曲,是无论如何都凑不齐这九万六千人的。四十八位人仙战将,更是想都别想。

且这一次,竟然连续出现了两个真传任务六,真使人惊奇。

不过他现在也摸到了规律,这个任务,几乎都是出现在他‘斩妖除魔’之后。

这次也是如此,之所以会同时间出现,多半是因嬴弃疾的一身气血,过于磅礴了,让邪樱枪吃得太饱。

他暂时还搞不清楚,这真传任务六是与邪樱枪的恢复程度有关,还是只因吸取了大量气血精元而形成?可无论是哪种,其实都无关紧要,他会斩杀更多的妖魔来尝试的。

此外就是特殊奖励七——得吾邪皇真传者,亦有除魔卫道之责。斩杀权天位妖魔一人,特奖励‘妖元灵露’两千五百滴,并为御主激发玄鸟血脉!

感应到这几字时,嬴冲就不禁眉头微挑,为御主激发玄鸟血脉?也就是说,无需自己费心,这邪樱枪就可为自己激发出体内的玄鸟之血?

还有两千五百滴‘妖元灵露’附送,这都足可供他与部属使用三五年而绰绰有余了。

错愕之后,嬴冲的唇角就浮起了一丝笑意。原本他还有些放不下那离别钩,可如今既能随时随刻都激发出自身的玄鸟之血,倒是再不用放在心上。

大不了,自己就‘死’上一次好了。凤凰涅槃之力,应当能化解离别钩的咒力吧?

只是这特殊奖励七后,还不算结束,后面还有一个特殊奖励十——得吾邪皇真传者,亦有除魔卫道之责。斩杀权天位妖魔一人,特奖励‘血神丹’一枚。

嬴冲为之愣神,心想这‘血神丹’又是何物?然后当他意念接触过去,感应那‘血神丹’的注释之时,却不禁面色微变。

※※※※

就在嬴弃疾冲入节度使行营帅帐之后不久,在黑海死雾的边缘,‘妖焰’甲的身影稍顿了顿,随后又加速到了。

“小小,刚才是怎么回事?”

嬴月儿颇为意外,方才嬴小小的拟化之能,几近于崩溃,也令‘妖焰’甲的遁速大减。

“是主人他受伤了,牵连到我这边。”

赢小小也极为惊奇,可更多的是不解:“我刚才感应,他差点死掉,好在不是很严重,只轻伤而已。嗯,主人他正在想一件名叫‘离别钩’的兵器。”

它是嬴冲的本命灵兽,二人之间性命相系。可在一般情形下,嬴冲那边只需不是重伤与致命级别,都不会牵连到它。

这次也是如此,赢小小毫发无损。可在刚才那一瞬,它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与嬴冲,都无限接近于死亡。

“离别钩?”

嬴月儿微一愣神,随后就明白过来。忖道是此器么?怪不得可以伤到父亲。

父王他在二十年前,也遭遇过这离别钩的暗算。据说那时的情形,惊险之极,错非是邪樱枪自发护主,又有母亲她临时施展术法,将离别钩的目标转移,父王他那次差点就死掉。

就是在那时候,母亲几乎修为全失,更耗去了近半精元,也埋下了之后的一场大祸。

不过,今日之嬴冲,可与她的父王不同。凤凰之火与本命之器‘浑天塔’,足可为他抵御住离别钩而绰绰有余。

只是他们若欲为嬴冲化解此劫,依然需寻到离别钩的方位不可。那件东西,必定是千里之内——

PS:这里说下,汤神昊手里那件不是圣器。上次是我漏字,少打了‘之下’二字,是圣器之下(未完待续。)

成都女性不孕不育费用
广东那个医院做早泄好
济南的牛皮癣专科医院在哪里
上海专业妇科的医院
西安盆腔炎价格多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