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奉化苔菜成日本餐桌上的香饽饽

2018-10-28 11:54:05

奉化苔菜成日本餐桌上的“香饽饽”

■祝建康 徐 静 宁波沿海群众自古有采集食用苔菜的习惯。苔菜生产主要在象山港和三门湾内,奉化、象山和宁海均有出产,其中以奉化产量,产苔涂面积达7000亩左右。 河泊所村位于奉化莼湖镇,这里滩涂平坦,每年的2月到5月,村里的海滩上就会生长出一种野生的海藻,这种海藻学名叫浒苔,当地人称它为苔菜。眼下正是苔菜的采收季节,在海滩边又出现了当地村民忙碌的采收身影。房前屋后晾满的翠绿苔菜,已然成了象山港边渔村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干苔菜也成为了人们餐桌上的美食。 产业透视 量价齐升 致富经 苔菜在日本被叫作“青海苔”,是一种很受欢迎的海藻类食品。它含有高蛋白、丰富氨基酸、低脂肪,是奉化地区的一种优质土特产。奉化苔菜自2002年开始出口日本,出口金额逐年增加,给奉化莼湖镇村民带来了可观的效益。据统计,目前该镇的苔菜加工从业者已超千人,年产值达到了7000万元。其中年出口干苔菜近30吨,货值逾500万元,产品全部销往日本,占日本苔菜市场份额的三成以上。 苔菜年年长,但今年捞苔菜的村民却格外多。3月份以来,每天仅河泊所村就有60多位村民在海边捞这种海藻。每天早上等海水退潮了,滩涂上便露出一层层绿油油的苔菜。村民们就穿上长筒靴,带上采藻用的苔耙,摇着小船出发。滩涂上一片翠绿,千丝万缕的苔菜在水中随波而动。他们会先用竹竿探探滩涂的深度,然后小心翼翼地跳到滩涂中,熟练地在滩涂上移动,把苔耙慢慢靠近苔菜,之后轻轻一提,苔菜便被钩到了船上的筐里。 他们在滩涂中边走边采,厚的地方采一下,嫩的、正在长的,就保留。因为这样下次马上又能长得很快,也就不会到处找来找去了。在运输的时候,村民们会用箩筐分装,把苔菜放在一只箩筐里,用海水一遍遍地冲刷,洗掉苔菜上的泥沙。由于苔菜是海里长的,用海水冲洗对它的品质保养好,用淡水清洗后,苔菜马上会变味。 时近中午,村民们就会载着上百斤的苔菜,慢慢地划回岸边。然后把苔菜整齐地挂在岸边一排排的架子上,整片地看十分壮观。经过晒干后大约10公斤鲜苔菜就变成了约0.5公斤干苔菜。 苔菜已成为了当地村民增收的主要来源,每到采收季节,海滩边就会出现村民们忙碌的身影。干苔菜的价格也从初的每公斤16元提升到了现在的每公斤160元。村民们靠采苔菜平均每年差不多能赚5万元左右。 其实,在2005年以前,莼湖镇的苔菜没人要,产量多,采的人又少,主要是被当作喂猪的饲料。不过,说起这一切的转变不得不提村里一个叫阎益腾的村民。 2005年,莼湖镇河泊所村的村民阎益腾,通过水产养殖积累了上千万元的资产,他在寻找新投资的时候,了解到苔菜在日本很有市场,而在当地却仅仅是喂猪的饲料。为了把这个资源开发出来,阎益腾找到了宁波水产学院的院长吴雄飞,提出了发展苔菜产业的想法。之后,吴雄飞院长就牵线搭桥邀请了当时日本的藻类专家到象山港进行考察。考察期间,日本客商品尝了莼湖苔菜,而且通过他们的加工方式进行对比,认为象山港产的苔菜能和日本品质的苔菜相媲美。于是日本客商决定在当地建自己的苔菜加工厂,成品直接销售到日本市场。 日本客商的决定在莼湖镇掀起了轰动,一时间村民们议论纷纷。他们既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因为这里有日本人想要的东西,紧张的是担心日本人把这里的东西都拿走。那几天,莼湖镇上上下下都在议论这件事,一种无名的恐慌在弥漫。大家都担心,自己的资源变成外人的财富。终,镇里统一了思想,作出了一个决定——自己开发。 日本客商在当地建厂的想法落空了,只能选择与当地的苔菜加工商合作,进口莼湖镇的苔菜半成品回国再加工。日本客商在交待了对质量的要求后,就回国等待莼湖镇的苔菜产品。之后,村里的加工商们就大张旗鼓地加工起了出口苔菜半成品。日本客商带来的另一个效应,是让村民们知道了苔菜值钱,可以出口,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帮扶举措 主动作为 出实招 可是,奉化苔菜出口日本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产品首次出口到日本,就遭到了日本官方扣留,原因是产品的除草剂超标。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传回后,急坏了苔菜加工厂的老板们,他们连忙向宁波奉化检验检疫局求助:“苔菜完全是野生的,不可能使用农药。在加工过程中,我们严格地按照清洗烘干等程序,不可能出现农药残留超标的情况。” 问题到底出在那?接到企业的报告后,奉化局检验检疫人员经过初步分析,觉得很可能是检测标准不同造成的一场误会。通过进一步了解,证实了这个推测。原来,出口苔菜加工商加工一公斤苔菜干品,需要30公斤至35公斤湿的鲜苔菜制成,因此,在做农残检测时应稀释30至35倍,而日方是在稀释10倍的基础上做的农残检测,这就引起了农残超标的问题。 症结找出来了,重要的就是要得到日方的认同。但是,如果通过官方渠道进行沟通,受程序所限,可能需较长时间。怎样在短的时间内让被扣押的苔菜放行,让奉化苔菜出口恢复正常呢? 奉化局急群众所急,想起了民间渠道。那段时间,恰好日本海藻学会秘书长的一个学生在奉化搞海藻开发和研究,奉化局通过他与日本海藻学会取得了联系。在与日本海藻协会联系后,奉化局的意见很快得到该协会的认同,该协会随即向日本官方提出了建议,日本官方经了解后,采纳了这一意见。于是,被扣押的奉化苔菜随即放行,误会烟消云散。 一切都按照预想的进行着,村民们期待着批出口的苔菜顺利抵达日本,等着日本客商见货付款。然而,日本客商打来了的一个,让莼湖镇加工户措手不及。 阎益腾说:“批我试销了500公斤苔菜,到了日本以后,日本人就给我们打了一个,要压低我们的价格。”为了找到其中原因,阎益腾再次找到了吴雄飞。吴雄飞了解情况后,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关键的问题;“村民们把苔菜洗一下,就晒到马路两边,它的品质要求,色泽要求和卫生条件,都不能达到对方进口的要求。” 于是,为了解决“靠天吃饭”的晾晒难题,加工商们开始使用煤油加热空气的办法来烘干鲜苔菜,但是采用此种方法烘出来的苔菜颜色呈深暗绿色,只能磨成品质较低的苔菜粉出口日本。后来,加工商们又购买了单体电烘箱来烘干鲜苔菜,鲜苔菜经过漂洗去除杂质后,由工人手工放进电烘箱进行烘干操作。由于鲜苔菜含水率极高,电烘箱中的空气水分马上达到了饱和状态,而电烘箱中的空气与外界交换缓慢,水分继续蒸发困难,造成了烘干时间延长、操作时间难以掌控、色泽灰暗且成品品质不均匀、产量提不高等无法解决的问题。于是,加工商们又请人设计了一套蒸汽烘干流水工艺,鲜苔菜经过清洗、粉碎、蓬松工序后,进入传动带,蒸汽全程从带侧面吹过,这个办法虽然提高了产量,但是能耗巨大,而且产品色泽依然呈暗绿色、不能达到外商的优等品要求,加工商们的生产一时陷入困境。 奉化局农检科科长周晓仁在深入车间后得知了加工商们的困境,时间到企业生产车间现场详细探寻工艺改进方法,经初步判断成品颜色不佳主要为苔菜烘干时处在高温的时间过长所致。周科长经过多次对比试验,采取了蒸汽加热空气流与苔菜带传送方向相反的“逆序蒸汽烘干”法来烘干鲜苔菜。他将烘干分为三段,将第三段已利用热空气输入第二段,将第二段已利用热空气输入段,大幅降低了热能流失,同时鲜苔菜进入烘干工序时,遇到的蒸汽温度逐渐提升,缩短了高温烘干时间、限度地保持了苔菜原有的翠绿色泽,终达到了日本客商要求的优等品指标。从此,奉化苔菜源源不断地走上了日本人的餐桌。 为了进一步帮助奉化苔菜加工企业开拓日本市场,奉化局积极主动作为,从解除企业内忧、增强企业内力入手。早在2006年,奉化局在了解到部分苔菜加工企业想开拓外销市场的想法后,主动上门,参照国家对出口食品企业的卫生规范要求,在企业厂房扩建或改建前提前介入,针对苔菜的加工特点给企业提供了一套完整的布局平面图,对内部更衣室、人流、物流、水流、气流精心布局,保证考核一次通过,为企业节省了大量人、财、物。 2011年新实施的《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备案管理规定》及《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安全卫生要求》对出口食品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如要求企业建立和实施以危害分析和预防控制措施为核心的食品安全卫生控制体系等。针对苔菜出口企业规模小、技术力量相对薄弱的状况,奉化局又指派了两名出口食品卫生备案评审员帮助企业从文件体系、加工过程控制、记录保持等方面进行了改进,有效确保了企业持续符合出口食品企业的备案要求。 企业声音 以质量为基石 靠技术闯市场 4月1日,奉化益珍海藻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864箱,货值13万多美元的干苔菜经奉化局检验合格后,顺利出口日本。这是2013年奉化苔菜首次出口日本。 奉化益珍海藻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海藻养殖、加工、研发的科技型海藻专业企业,是奉化市级农业龙头企业,也是目前奉化出口苔菜的备案企业。“想要拓展更为广阔的市场就必须时刻适应客户的需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从自身做起,以质量为基石,靠技术闯市场。”这就是公司创建人阎益腾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据阎益腾介绍,公司目前拥有10000平方米的生产车间,水产养殖总面积5500亩,其中,浅海养殖基地2000亩,海藻自然生态保护区3000亩,标准海水池塘500亩。公司自2007年正式出口苔菜至今,产值以每年25%的增速迅猛发展。“我们有先进的技术和生产工艺,日本人就看重我们生产的苔菜,外商们都是主动要求上门来购买的。”谈起自己生产的苔菜,阎益腾言语之间总是充满着自豪。 据了解,该公司生产的苔菜其加工设备为自行研制的低温恒控状输送自动干燥机,是国内外条集机械清洗、离心脱水、机械松散、低温恒控干燥为一体的海藻自动化生产线,其产品色泽、形状、洁净度居国际水平,填补了机械自动化海苔加工领域的世界空白。小包装“苔条花生米”产品系列,打破常规的人工炒制惯例,自行设计制造半自动“苔条花生米”生产流水线,产品具有无砂无泥、色泽鲜绿、清香酥松等特点。提起公司的海藻自动化生产线,阎益腾满脸骄傲:“从我们生产线上下来的苔菜无论色泽还是口感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 事实上,自从该公司攻克了产品质量关之后,销路也随之被打开,生产的苔菜可谓供不应求。当然,阎益腾也没有忘记当初创立之初,奉化局工作人员的大力帮扶。每逢苔菜生产季节,阎益腾见到奉化局的周晓仁科长总是不忘提起当初厂房设计、工艺改进的事情,“多亏了你们给我设计了这么好的厂房,帮我攻克了苔条烘干难题”。 由于阎益腾生产的苔菜产品品质出众,目前该公司生产的苔菜粉已被当地工商、质检等部门推荐给“奉化三宝”之一的溪口千层饼生产厂商作为配料。“苔菜和千层饼都是奉化的优质土特产,现在我们将两种产品相融合,也开辟了奉化地方特产的新纪元。”阎益腾对此满心欢喜。 《中国国门时报》

濠园雅居
雾炮车
渔乐吧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