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宁波销毁烟花一放就是2小时居民以为土豪在

2019年05月17日 栏目:育儿

宁波销毁烟花一放就是2小时 居民以为土豪在任性如墨的夜,绚丽之极的烟花在黑暗中盛开,迸射出璀璨夺目的光彩。每到过年过节或家逢喜事,不少人

宁波销毁烟花一放就是2小时 居民以为土豪在任性

如墨的夜,绚丽之极的烟花在黑暗中盛开,迸射出璀璨夺目的光彩。每到过年过节或家逢喜事,不少人都喜欢放点烟花爆竹图个喜庆。前天晚上,宁波大榭开发区龙山村,也没听说谁家有喜庆事,在夜幕下,整个村子却被绚烂的烟花映得透亮,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不晓得是那家的老板,遇到了什么喜事,跑到采石场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放烟花。”免费“浪漫”了一回,龙山村的村民不禁感慨说。实际上,经过打探,原来这些烟花是大榭海关查获的瞒报出口的烟花爆竹。临近年关,此次查获了价值约100万元的烟花,共9个集装箱。截止到目前,也只是销毁了其中的两个集装箱而已。9个集装箱价值100万怎么销毁这些烟花,麻烦大了前天晚上,伴随远处传来的隆隆响声,在宁波大榭开发区一家工厂上班的工人们不约而同地往窗外望去。只见两公里外龙山村的天空,腾起朵朵绚烂的烟花。看那架势,大家都以为是谁家办喜事。尽管如此,大家也只是看一眼丢下了,继续自己该做的事。谁想,这烟花似乎进入没完没了的节奏,一直放着,照亮了半边天。有人粗略计了一下时间,从开始到结束,这场烟花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这不是烧钱吗?不知道是那一家的土豪,能有如此大手笔。慢慢的,人们的好奇心被激发起来,纷纷开始打听,可始终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原来,经过打探,说起来,这场烟花,还是宁波警方放的。这些烟花,都是大榭海关查获的瞒报出口的烟花爆竹。随着圣诞节、春节临近,国外烟花爆竹需求就会增加。钱江晚报从大榭海关查验关员王宁处了解到,这些非法烟花爆竹均是通过转关渠道申报出口的,货源均来自义乌,出口目的地为阿联酋、菲律宾等国。为了能够顺利出关,这些烟花被改名成了铁锅等各类小商品,并且为了掩人耳目,他们还在集装箱的门口摆放了一两层其他货物作为伪装,结果还是未能逃脱海关的查验。这些企图“瞒天过海”出口的烟花,就像是隐藏在集装箱里的“不定时炸弹”,十分危险。了解到,这批海关查获的烟花爆竹一共有9集装箱,目前正陆续移交给宁波大榭警方代为销毁。截至目前,已销毁了两集装箱非法烟花。至于前天晚上燃放的,只是其中的一个集装箱而已。放烟花不是谁都能干的活且看现场的爆破工程师为你揭秘前天晚上,根据部署,大榭警方在龙山村毛山采石场,请来专业的爆破公司,对一集装箱共1200箱烟花爆竹进行了集中销毁。这么多的烟花,摆放开来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光放好就用了两个多小时。那么,非法烟花究竟如何销毁?现场参与销毁的爆破高级工程师柴先生跟说,基本原则是“少量、多次、勤检查”。一、挑选场地。要选择空旷无人的宽阔地带,少150米范围内无居民区、建筑物和高压线等,且不得与山林、树木相连。销毁场地地面要平坦,无易燃的杂草树枝等。比如前天晚上的毛山采石场,三面环山,附近的村庄又拆迁了,位置。二、烟花的摆放。在确定位置后,下一步就是将这些烟花根据威力大小进行分离。前天晚上销毁的1200箱烟花,基本都是升空烟花,这其中小的单孔直径4厘米,的单孔直径6厘米(就是我们常说的礼花弹,升空高度可达50米,单个烟花重量有50斤)。工作人员将这批烟花分别放到了6个区域,区域之间有6米的间隔。搬运时也很有讲究,要轻拿轻放,不能拖、拉、抛、丢等。烟花要按威力大小相互穿插,这么做为了使热量释放均衡,防止热量急剧释放从而引发剧烈的爆燃爆炸。三、销毁的方式。为了方便引燃以及燃烧充分,一般会在每个区域的两端洒一些汽油,中间洒柴油(基本要覆盖每一个烟花)。在一切就绪后,所有工作人员撤离到100米外的安全地带,一定要在上风方向。确保场清场后,销毁开始。由于是分区域逐一用电子点火的,因此这1200箱烟花才燃了两个小时。四、后续的工作。在燃烧结束后,工作人员又用了2个小时对现场进行逐一检查,用水枪冲刷现场,确认全部销毁、没有残留火星后,才能撤离。“淹死”、“活埋”都不可取谁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在雾霾肆虐的中国,尽量减少烟花爆竹燃放,有利于环境保护。只是,在采访时,钱江晚报不禁有些疑惑,既然是销毁烟花,就没有更环保的方式吗?如此集中地用燃烧的方式销毁,污染了空气,谁来买单?经过采访了解发现,对于有关部门来说,这也是一个颇为棘手的难题。一般来说,销毁非法烟花爆竹有三种方法:水浸、深埋、烧毁。先来说说水浸法。有报道称,合肥去年就曾将两千余件烟花爆竹沉入水塘,待燃料失效后再打捞起来,晾干纸质材料后还可废物利用。然而,这种用水浸泡的方法不仅会污染地下水,而且很多烟花产品由于采用的是牛皮纸包裹,有可能浸泡几个月甚至几年都泡不透。还有人提出过深埋法。同样,这种方法对地下水造成的污染比燃烧造成的瞬间大气污染要严重得多。而且一旦处理不当,危害会更严重。另外一种能想到的方法就是破拆法。据媒体报道,北京警方曾请来一位专家帮忙破拆一个礼弹,只需切开一个口子,露出里面的药就行。看似简单的操作,专家用了半个小时才拆完。可见,这种方法既危险又费时间。去年春节期间,温州龙湾区安监局联合警方,将查获到的270多箱烟花爆竹直接运往造纸厂,再将烟花爆竹成箱扔进盛有化学药水的铁滚筒,经滚筒“打浆”成糊状物,再将糊状物加工成新的纸制品,重新利用。这种方法看似新颖又环保,可是,却面临投资巨大,对设备要求很高的难题。另外,不少大型组合烟花同样会出现浸泡不透的问题,也就是说,只有一小部分烟花能用这种方法处理。还有友提出,能不能将这些非法花炮返回给正规的生产厂家进行再利用?专业人士分析说,烟花爆竹中装填的药物并非单一成分,而是多种化学成分的混合物,每个厂家都有自己的配方。在不知道装药成分的情况下,正规厂家很难对一个成品进行破拆或者重新加工包装。还有人调侃,这些非法烟花能不能等到年三十晚上再集中销毁,物尽其用?这也只能是一种调侃。仅近段时间,宁波大榭海关就查获了近万箱瞒报的烟花爆竹,重达184.5吨,还不乏一些伪劣产品。数量如此多的烟花爆竹,如何销毁都是问题,还要保存到年三十?你太任性了吧。通讯员 吴志庆 乐雷钧 毛洁琼 王波

星力捕鱼
消防泵
千炮捕鱼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